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疯婆子专治爹味

时间:03-22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99

疯婆子专治爹味

“性别反转”,现东亚娱乐圈之最热tag也。内娱,热播中的《与凤行》中小丽饰演了一位骁勇善战的王爷,说起话来动辄“本王”怎么的,感觉中二病和道行一样高深。韩娱这边呢,也有《泪之女王》引发热议。女主是高跟鞋踏破公司的霸总,气场范围内不容一点反对的声音。的确,这是一个看似很直接的女性题材新思路——都说性别不平等,那就调转人设看看呗。可除了爽感外,这笔锋究竟能勾画出几分现实启迪?今天,先借《泪之女王》聊聊。从设定出发,《泪之女王》比起许多国产大女主剧,确实是更有些生趣的。白贤佑(金秀贤 饰)是标准的小镇做题家,全部身家仅有村里的35头牛(怎么还是比我的命贵?)。故虽毕业于首尔大学法律系,也逃不开打工人的命运。也就是当年在闯职场时,他遇到了海归的老板千金,洪海仁(金智媛 饰)。五年前,她作为实习生进入自家公司历练,在一群黑白套装中拽成了行走的辐射源。两人的故事,也就是在这种性转版的大灰狼和小白兔的设定中展开。男方作为职场前辈关心这个泼皮实习生,让她感受到了一丝爱意。感情自此萌芽,但妙的是,《泪之女王》并没让故事流俗成内娱式的“赘婿文学”。婚后,白贤佑开启的是另类又更现实的豪门生活。在家里,说一不二的婆婆,城府深沉的公公,无处不在的“搞事精”小叔子……随便拎出来一个就够攀高枝的白贤佑喝一壶的。而当初坐着直升飞机飞到农田示爱的老婆,在婚后也愈发暴露出了性格缺陷。恰如所有的男霸总一样,她时刻“以我为主”,完全不在乎对象的想法。在公司,会当着众多高层的面使唤他来自己办公室,不在乎丈夫的自尊和意见,随时让其下不来台。白贤佑理事你觉得我是在问你意见吗因此,白贤佑这个“理事”在公司渐渐变成了毫无震慑力的花瓶。当下属们听到他和社长意见相左时,他们不会选择传递、斡旋,只会略带强迫性质地再强调一遍社长的命令。明明当初也是凭实力进去的,怎么结个婚就成隐形人了?这种高压的无尊严生活,也促成了他的逃离。——仅仅结婚三年后,白贤佑决定离婚了。看到这里,白贤佑哪怕再可怜也没那么可怜了。要知道,这些被忽视、被歧视的痛苦,不过是当代女性的日常。而有几个女性能够像他这样爽快利落地决心离婚?所谓“结构性困境”说穿了就是这么回事,女人总是少了点社会给的底气。还好这份“痛苦”落在一向细腻深刻的名编剧朴智恩(《迫降》《星你》等)手里,额外多了轻巧的幽默。当白和公公聊到未来孩子名字,跟爹妈谁的姓,破天荒的成了一件需要讨论的事。怎么?你不喜欢她从母姓吗户主制都废除了我认为从父姓非常迂腐在厨房里准备祭祀食物,目之所及居然全是男的。且个个名校毕业,家世良好,但都逃不了做饼的命运。贴脸开大,我只能说编剧你对豪门媳妇未免太了解。再看这些丈夫们的抱怨,简直为万千被关在厨房里的女性出了口恶气——“我白川刘氏,五代单传,如今十秒串一串肉串。”“我们都是在各自家里宝贝的儿子。”作为权力上位者时,是他们把这冠以“贤淑”的名号。等落到自己身上,才发觉这美名实际是种诅咒。从这一点来看,性转确实有起效,再多的喊话不如换位思考,跟对方讲不明白的事情,让他们体验下就完事了。这恰恰是《泪之女王》值得褒奖之处。而白贤佑和洪海仁关系的转折,是从女方被确诊绝症开始的。当听到自己的妻子只剩下三个月存活时间时,这位想离婚却一直说不出口的窝囊男,没忍不住地笑了。原来命中注定他要得解脱,这下法定程序都不用走了。老婆因为病情一夜没合眼时,老公却拥有了结婚三年来最好的一次睡眠。“感觉真是与昨天早晨,截然不同。”记得那种最经典的刻板桥段吗?女的嫁入豪门,那都是为了熬死老公继承家业啊!这种一夜飞升的女人哪个不是心思深重、心怀不轨,把枕边人算计得明明白白?《溏心风暴之家好月圆》好么,在韩国人这边,这种老套设定完全翻转。当然,和以往的恶毒拜金女一样,心里再开心,表面也是不能露出破绽的。白贤佑一个信念感爆棚,抱着老婆就开始假情流露。不成想泪之女王从不流泪,只会用最封建霸权的思路解决实际问题——如果你没有我活不下去,要跟我一起死吗?在21世纪,这女人把“殉葬”两个字念得和吃饭拉屎一样轻松。渣男配恶女,可不得有好戏看?但其实,把女主换位到这种封建主的位置后,你反而能从反差中看到她身上富有人性的部分。洪海仁是说一不二的悍妇,窝里窝外她都横。但事实上,成为女强人从不意味着逃脱女人的处境。弟弟搞出了税务问题,妈妈却上门找自己大吵大闹。彼时的洪海仁已知身患绝症,却只是说了句,“我没有时间和心思”。习惯性隐藏脆弱,把息事宁人当作和家人沟通的前提。可见洪海仁长期面对着变相的重儿轻女。在妈妈眼里,女儿是无论大小事都能处理的超人,而儿子则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小孩。从洪海仁抖动的嘴唇,不难发觉她内心的委屈与受伤。作为女强人的洪海仁,依旧活在外界的塑造与捆绑中。作为社长的她照理该更杀伐果断,可被自证困住的她,明显是那个更内耗的人。一方面想当爷爷和爸爸的好孩子,另一方面又想成为那个说一不二的女强人。她本质像个没长大的小女孩。但痛苦的是,她偏偏又想要成为那个领头羊。这导致,一路走来,她经历的不过是一场大型自证。当一个男人是一个强人,那他便是强人;而当一个女人要当强人,她就必须时时刻刻证明自己够格。家族的打猎传统,是对她的接班人能力考核考试。但向来杀伐果决的她在面对猎物时,却只能不断念叨“那只是食物”为自己鼓劲。下一秒,猎枪滑落,她瘫坐在了地上。她不忍心。丛林法则、弱肉强食依旧是典型的父权逻辑。而洪海仁与其说是个“女强人”,倒不如说是一个女人恰好符合了社会对于“强”的定义。就比如她平日打压丈夫时,带了一种爹爹的霸道。可对着外人护着白贤佑时,又有一种爹爹的占有欲。如果再敢对我老公放肆你就死定了洪海仁的不幸,都来自于她内在的张力——她在父权体制里被划定为上位者,但她的性别注定她无法像男性般自如地和世界博弈。因此,她变成了一个表面上打破性别壁垒、实际上依照男性逻辑行事的缝合体。略显可惜的是,这个有趣的性转实验,《泪之女王》也仅是浅尝辄止。在韩剧传统的模式下,夫妻和解、重归恩爱是必然的结局。恨毒了妻子的丈夫会突然觉醒内心的爱意。而蛮横了一辈子的妻子也可以0秒get到小鸟依人之精髓。作为一部甜剧而言,这个走向固然叫人失望,但也实属正常。毕竟更现实、社会化的话题,本也不是一部商品剧能承载得住的。但我总心有不甘——洪海仁陷身于自证的漩涡、父权的陷阱,但这就是女强人的固定结局吗?在某个时刻等待心中的小女人被激活,然后再投入亲亲老公的怀抱?未必。在剧中,其实就有一个现成的反例。轰隆!电闪雷鸣,妖风四起。洪海仁的姑姑凡资,犹如武则天在异地登基,闯入灵堂闪亮登场了。这是个绝对的狠角色,待人龇牙咧嘴,处事宁杀错不放过,千瑞珍和妍珍加起来可能都不够她打,能令整个显赫的家族为之震颤。有多夸张?她爸甚至亲手把她送进了大牢。在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所谓“体面”,主打一个与其内耗自己,不如西八把你们全逼疯。在妈妈的祭祀现场,她这边骂亲爹无情无义,背叛妻子、陷害女儿。你再怎么被迷得神魂颠倒也不该袒护把自己老婆气死的女人接着把女儿送进大牢你真的好无情转过头又骂哥哥,对爸爸的小三俯首帖耳、毫无尊严。你却对那女的晨昏定省你没有自尊吗连无辜的侄子对灵位奉酒,都要被她一个大逼兜子抽后脑门。原因是他杯子转太快了,会让妈妈喝醉。凡资这号人最恐怖之处在于,她不讲道理。她的精神状态完全是不可控的,说来就来,任何人挡在她面前都会遭殃。而另一方面,这也说明她的强悍不同于女主的“父权逻辑”。因为她压根没有逻辑。让老娘不爽是吧?我给你表演个林黛玉倒拔垂杨柳——“秩序”这玩意儿,是最鸡贼的。你若想和洪海仁一样,与其和平共处,获得其接纳,那结局往往便是被它操控和驾驭。而唯一能反过来驾驭秩序的方法,便是直接颠覆它。哪怕是用最离奇痴线的姿态。不信你瞧。只有在凡资面前,这些上位者们才罕见出现了害怕和惊惧。而当她气势汹汹从灵位上抢下一碗米酒润喉、准备开撕时,洪海仁竟扯了扯嘴角笑了。对洪海仁而言,真正的榜样不是那群BMI值人均30+的大爹。而是这个不把任何秩序放在眼里的姑姑。更直白一点,对于一个从小就被父权压制的女性而言,要想完成自我解放,首先该解决的,不是勇气,不是技巧。而就是去反抗与颠覆。发疯往往意味着不再听话。意味着推翻压在身上的规训,把一切既定的压抑都推倒。这么看,洪海仁的姑姑无疑是提早完成了这一命题的那位。只是,看姑姑走过的路,不免又生出另一种感慨。她是一个用生命在对抗规则、追求自由,同时却又不得不承受追求自由带来的孤独。这个世界对她没有理解,而更愿意将她划定为精神失常的异端,乃至自己的血亲都想把自己囚禁起来。很少出错的一个定律是:越有超前思维的人,往往也有越多的隐痛,且二者总成正比。但她扛着树对着渣男发起猛攻的样子,又是多帅啊。在洪氏家族打猎时,有这样一幕至今让我记忆深刻。当所有人都在遵守规则,聆听讲解时,只有姑姑,再次毫不犹豫的,坚定的,把猎枪又一次对准自己愤怒之所在。阳光下,她不顾周围人眼光,一次次比划着扣动扳机,模拟痛快杀敌的场面。这次枪声没响,无妨,她的子弹总会以别的方式飞向腐朽的一切。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