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破釜沉舟后,袁悦的奇妙之旅还在继续

时间:04-02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104

破釜沉舟后,袁悦的奇妙之旅还在继续

“恭喜@袁悦同学!喜提耐克杯奖品无限续杯。Just do it!”出发前往法国鲁昂参加WTA250赛事之前,16岁时拿到耐克杯U16年龄组冠军的袁悦在社交媒体上写道。她说自己相信缘分,也相信勇气、坚持和梦想的力量。就像她以往所做的那样,也像她两周前所写的那样:“或许是机缘巧合,或许是上天眷顾,那座山的顶峰我竟然可以看到模糊的影子。那高处我没去过,但这次,我想去看看。”①1998年9月出生的袁悦目前排名WTA积分榜的第37位,现效力于广东队。相对于大部分4、5岁就拿起球拍的职业球员,她10岁才开始接触网球,这让她的职业生涯起步有些跌跌撞撞。尤其是刚转职业的那几年,看着同年龄段的球员已经在巡回赛和大满贯上大展拳脚,大部分时间还停留在ITF圈层的她偶尔也会忍不住问合作多年的杨楠教练:“为什么我认真训练而且时间和强度也很大,但总是没什么效果?”“人家从小就开始努力,从基本功开始,为什么你觉得自己一两年就能够达到人家的程度?青少年的时候没有好好训练,长大以后她们也不是你想要赢就能赢的啊。”杨教练这段的句话一下子点醒了她,让她把更多的时间放在球场和力量房里,重新做回那个只为快乐不为任何理由的自己。2008年的某一天,袁悦爸爸为了减肥决定开始健身。他选择了家门口新建的那片网球场,同时把女儿也带在身边,让她跟着儿童组一起练。虽然是被“裹挟”着入门,但袁悦说当时自己刚拿起球拍就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玩儿的项目。之前每年寒暑假妈妈都会带她出去进行10天左右的旅行,可是那一年夏天被问到“要不要出去”的时候,她的回答是:“我不想去,就想在扬州和教练一起打球。”从那以后,她就和网球结下了不解之缘。不过,一直到18岁之前,她都觉得自己打球只是一种兴趣爱好,从未想过要走职业的道路。但当杨教练告诉她什么是职业网球以及职业球员都是一群什么样的人时,命运的齿轮再次转动,她也决定去那条路上试一试了。“我很喜欢费德勒,但小时候还是基本功不是很扎实,技术粗糙,不能学他,只是努力地把球打进去就行。我还记得打青少年比赛,他们说你怎么总是有一拍没一拍,上一拍很漂亮,下一拍可能失误得特别离谱,都能打回到网带上。后来教练也纳闷,‘看集锦球都是好球,但怎么就输了呢?’”正是因为如此,在成长过程中她也听到了一些杂音。“大概12、13岁的时候吧,有教练说你别打球了回家上学吧。我其实没有特别上心,只觉得别人是在开玩笑,别人不是认真地否定你,只是抱着开玩笑的心态,那说就说呗,我无所谓。我其实算是生活中对别人的情绪非常不敏感的人,就像我父母一直说的,开心最重要。”这种钝感力让她坚定前行,从青少年转入职业。如今,伴随着她的球越打越好,当初把她带进网球世界、一直给她减负的爸爸却有了新的挑战。“现在我爸还在坚持打球,他们有自己的巡回赛。我比赛的时候,他们球友群也会发我的消息。但他压力比过去更大了,因为别人看到他会说袁悦爸爸怎样怎样,还有人专门过去看他打球,要是输了比赛可能会……哈哈。”对于袁悦自己来说,她已经可以独立处理机票、酒店、签证等各种工作,生活里最大的挑战是早上第一场比赛起不来。“几点都起不来”,她笑着说,“有的时候是七八点,要是酒店离得远就要6点多起床。包括现在,有时候需要早上7点起,我必须在赛前来一个Double Espresso。”②双倍浓缩让袁悦保持着清醒的心态,但真正让她勇敢地站在球场上的,还是自己的勇气和坚持。2021年年末她开始出国比赛,在12月的ITF塞尔瓦-加尔德纳比赛中捧杯,之后通过资格赛打进昂热公开赛正赛并跻身四强。连续两周的良好表现,为她赢得了第二年澳网女单资格赛的席位并打开了一扇全新职业网球之门。不过,如今回想起当时的选择,她说其实是没什么办法,因为“再不出去就晚了”。“那段时间练得还不错,想要找机会尽快出去,原本要去法国的ITF比赛,但出发前被机场拦了下来,说第一次入境最好要在签证上显示的国家才行。于是我在第二天就立刻决定去美国,排印第安维尔斯。我的排名保护是215位,很难打上这样1000级赛事的资格赛,等待也排在第5位。没有想到,到现场就签上了。之后我又飞欧洲,一个星期之内飞了70多个小时。”艰难的不止是飞行,还有经费。当时全球机票价格都比现在贵很多,她还不足以支付自己和教练两个人的差旅,就决定先出去一个,一直到年底打完确定可以参加2022年澳网女单资格赛,才在迪拜和杨教练汇合。“破釜沉舟”,她这样形容当时的选择。“在那个节点上,我就是应该做那样的事情。其实当时已经很赶了,没有想到能够打上澳网资格赛。拿了那一周的冠军加上第二周的前4,那两周刚好就是澳网参赛名单截止前的两周。”从2022年澳网开始,半年后她在美网大爆发,让所有人看到了自己和自己的潜力。不过,当关注和赞誉纷至沓来的时候,很少人知道在美网开始前她其实有点坚持不下去了。“我已经在国外飘了300多天,很长一段时间就是一个人,面对很多事情,还有成绩上的压力。资格赛前一天,我给杨教练打电话,问他“我快要坚持不下去了能不能回国’,他说‘可以啊,你要是坚持不下去就回来吧’。我挂了电话,想了半个小时后跟自己说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如果回去也是因为爸爸妈妈想我或者比赛太多可以休息一下了,而不是因为外界的困难让我觉得自己被打败了,这是两种心态。”每一次都更坚强一点,每一次都让自己再向前迈一步。2024年3月,她在美国奥斯汀捧杯,成为第14位夺得WTA巡回赛女单冠军的中国大陆选手。“其实那个阶段也挺不容易的,华欣和多哈我都打得不好,虽然排名来到最高的位置,但我第一次想到要放下球拍。刚刚进入尝试性合作阶段的外籍教练也是最后一两天才确认要过来,之前我并不了解他,当时的心态就是把球练起来,觉得像他这样排名100多的ATP球员应该没什么问题。”听上去又是一次破釜沉舟,而这也的确带给了她另一种力量。“从第二轮第三轮开始,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勇敢过,比赛中遇到困难的时候,心理突然只有一种感觉,就是不管怎样一定要赢。包括后面的每一场比赛下来后,我都会觉得刚才那场比赛好勇敢啊,我怎么可以这么相信自己!”③时间是催化剂,能够让很多东西变得更加浓郁而醇厚。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曾经抱着破釜沉舟心态的袁悦经历了一次“奇妙之旅”。在那些重要的节点上,她回忆起了很多人和很多事。“我记得2021年在纽约连赢了5场,第三轮打杰西卡·佩古拉。我觉得挺神奇的,我们住在法拉盛,走路去球场,来回都要20分钟,没有打车,大会也不会派车来接,每天走来走去,就这样走到了第三轮。”她和佩古拉的缘分不止在纽约,也发生在首尔和印第安维尔斯。尽管2023年首尔公开赛决赛不敌对手,但中国姑娘赛后还是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佩古拉小姐姐人真的很好,会在看到我没人一起热身的时候,即使她可以和教练打,也主动问我要不要一起活动,会在看到我拿着奖杯不知所措的时候,叫我过来一起拍照,还会在比赛后鼓励我。”“今年印第安维尔斯的时候她还来祝贺我(在奥斯汀收获首冠),我没想到拿个250冠军她还会来,以前我们只是打过比赛,见面也是出于礼貌会打招呼。其他球员的话,我和施耐德认识,我们俩总一起练球,还有肯宁。施耐德今年华欣开始前跟我练球,说自己三连败了,对手最后总是打到前4、前8……然后华欣签的表出来后她又抽中头号种子,但那一站她终于拿了冠军。见面的时候我也去祝贺了她,她后来也祝贺了我。”曾经长期在ITF赛场打磨的袁悦,如今已经是手握巡回赛冠军和WTA排名前50的选手了。她把小时候就形成的进攻风格发扬光大,在气势上更是如此,每每打出好球都会大喊来为自己提气。这种打法让她吸引到不少球迷,但说起原因来却相当有趣。“青少年的时候我特别容易看别的场地,一排场地旁边几比几我都知道。有一次打着打着给我爸打生气了,因为我去网前捡球的时候去捉蝴蝶……他觉得我好过分啊,怎么能这么对待自己的工作!后来杨教练给了我特别多的规定,比如用大喊来让自己注意力集中起来。”虽然捉蝴蝶这件事让爸爸一度生气,但从小就追求美好的东西也是父母留给袁悦最宝贵的财富之一。他们从小就把她往文艺方面培养,给她报了绘画、书法、古筝和芭蕾班。“芭蕾我学了4年,好像有点反作用哈哈。因为网球要求重心低,我开始打球的时候重心总是很高,但它让我的柔韧性和协调性都变得比较好了。其他的现在稍微会一点的就是画画和书法了,有时间和精力的情况下,没有比赛的时候画画会多一点,基本上画一幅要3个小时的时间。我之前有一阵总是一个人打比赛很无聊,就自己画一画风景啊花啊。”画画是她感知世界以及与自己相处的一种方式,尤其是在受到更多的关注以后。“现在和以前相比压力的方式不一样,以前可能会担心这一站比赛或者这个阶段有没有进入大满贯正赛或者预赛、明年的经费够不够请教练、体能,或者说一些琐碎的事情。现在就是我看到了那个更大的目标,我想要去完成它,对网球的期望越来越高,而不用去算经费够不够支撑这一年,也不会有那种有今天没明天的感觉。”尤其是2024年年初的两个月打完之后,她发现和自己一起打比赛的人也是世界前10、前20,和她们练球的时候发现自己好像也有机会并且真的在比赛中兑现了这种机会。“所以,我为什么不可以呢?”她这样反问自己,同时开启了新的旅程。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